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名人文化 >> 怀念定海籍作家金性尧
字号

怀念定海籍作家金性尧

发布时间:2014-02-24 13:47:11

  今年春节,我给定海籍作家金性尧打电话问候,电话里是他女儿的声音,说金老一切都很好。想不到才过半年,却传来了他的噩耗,不免惆怅良久。一个学富五车的老先生走了,一个定海籍文化名人走了,又一个定海历史的知情老人走了。但我也暗自庆幸,赶在死神之前拜访过金老,抢救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史实。

定海曾有许多建造考究的深宅大院,每一座大院,都深藏着一段感人的艰苦奋斗史和家族兴衰史,值得后人咀嚼回味。

金家大屋位于定海北大街,大门面街,坐西朝东。原来的建筑,有三进三道,第一进屋为五开间三厢房走马楼,楼内屋屋相连、廊廊相通。据老定海们说,此屋精美考究,居定海走马楼之首。第一进与第二进之间的天井,盖有玻璃天棚。第二进仍是券棚廊顶,雕梁镂窗,朱漆门壁,堂前中央铺釉面花地砖,楼上靠西面皆外包铁皮,以防风雨侵蚀。第三进为用屋。1997年北大街改造,走马楼被拆掉,新造的店面楼后墙,紧贴金宅第二进的屋檐。

2004年10月18日,在“开发海洋振兴舟山促进会”上海联谊会许志遂先生的帮助下,我赶到上海,采访了金老。

北京西路的金家,只有前后两间房。后房四壁都是书柜,摆满了书籍;前房宽大,约有20多平方米,但因围墙又高又近,遮挡了光线,且门窗紧闭,所以室内还是暗洞洞的。这一间集卧室、饭厅、客厅、书房于一体,屋里的家具陈旧简陋。床铺靠壁,壁上挂着金石名家钱君匋81岁时书写的对联:“山色正来衔小苑,春阴只欲傍高楼”,床脚后是满满一架书。说实在的,那是我第一次采访文化名人,有点胆怯。金老在床上听到我进来,立即叫女儿扶他下床,坐到旧沙发上。眼前的金老,比我想像中的形象矮小、瘦弱,大概是长期伏案的缘故,有点佝偻,但态度和蔼可亲,如同我的父辈,使我打消了原先的顾虑。金老有点耳背,说话大声,口齿不是很清楚,他坦率地向我道出了金家的故事。

金家的祖上居住在定海北大街桑园弄口,祖父金祥绶是领养的,到上海打工,跟人合开“公和来”颜料店发财后,在老屋地基上造起了这座精美的金家大屋,又购置了100多亩田,由此名声大振,被列为民国时期定海工商户“八大家”之一。金老的父亲金炳生,也是领养的,娶近邻甘茂庭中医的第三女甘葆壬为妻,生二子一女,长子性尧,次子性舜。1936年,金炳生用父亲的钱,在上海造了16幢石库门房子,以妻之名称为“葆壬里”。金炳生一生无业,靠父亲留下来的“公和来”股份红利,以及房屋租金为生,十分节俭。

1937年抗战爆发,金炳生怕遭绑架,全家迁居上海。定海的金家大屋在日伪时期,被自治会会长李继善占据;抗战胜利后,国民党在金家大屋设立县党部;1950年后,解放军进驻。

临别之时,金老送我一本数月前才出版的《闭关录》,封面有金老神采奕奕地坐在藤椅上的照片,背景是金家大屋,表达了金老刻骨铭心的乡思、难以割舍的乡情。我理解老人对祖父建造的、自己从小生活过的大屋那一份深厚的感情。

闻悉金老去世的消息,我又一次来到了金家大屋。这座大屋,不仅是定海先贤闯荡上海滩获得成功的见证,更是孕育作家、学者金性尧的摇篮,它是定海人的光荣和骄傲。看着这块市文保单位“金家住宅”的牌子,我想,能不能在这里再标上“金性尧故居”,让后人永远记住这个定海籍的读书人,让历史文化名城增加一个文化景点,让海洋文化增添一块实在的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