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名人文化 >> 日本记者眼中的王修植——晚清舟山奇人王修植故事之二
字号

日本记者眼中的王修植——晚清舟山奇人王修植故事之二

发布时间:2014-02-24 13:50:24

  1897年,天津王修植家时常高朋满座,严复、袁世凯等著名历史人物在王家斗室“为长夜谈”,王修植的其他好友也称得上是一世豪杰,报人杭辛斋甚至能看出袁世凯“他日必做皇帝”(见6月2日《千岛文史》版)。

历史的天空群星璀璨。一个人一生有过这么多的历史遭遇,与许多著名历史人物密切交往,这本身就是一个传奇。但舟山市志仅有王修植的简单事略记载,应为一大缺憾。

王修植是如何从定海皋泄走向神州大舞台的呢?他为什么能得到这么多不同凡响的人士尊重?

温文尔雅 才华横溢

1899年,日本记者内藤湖南到中国各地旅行采访。他的所见所感在日本报纸上连载,后来整理成《燕山楚水》(别名《禹域鸿爪记》)一书出版。

内藤在天津采访过王修植与严复。《燕山楚水》“与严王二子会谈”一节这样介绍王修植:王修植字菀生,北洋大学堂总办,“年齿四十一,容貌温籍,虽不通欧文,犹在现职,盖为才物也。”这似乎让我们看到了百年前王修植的音容笑貌。

舟山地方史料称:王修植(1858~1903),字苑生,号俨盦,定海皋泄人。清光绪十六年(1890)进士,曾任翰林院编修,直隶道员,为直隶总督所器重,委办水师学堂。“后任北洋大学堂总办兼定武军营务处帮办,曾请提关款设北洋西学官书局。二十四年,康有为推行新政,直隶总督令修植捕康,以搜查无踪复命。二十六年继母病死后还乡。于二十八年协办定海厅立中学堂和申义蒙学堂。修植精科技知识,著有《行军工程测绘》一书。”

《燕山楚水》说王修植字菀生,而不是苑生,这是对的。孙孟晋先生未刊稿《浙江近代人物事略》云:“王修植,字菀生,浙江定海人……生平讲求时务,擅长算学,著有《行军工程测绘》,《俨庵文稿》。”严复书信中称王修植字菀生,也可作佐证。

内藤写道,他在天津期间,“特别应记录者为与严复、王修植、方若等之会谈”。这三个人里面,两位是舟山人。内藤此行,时值戊戌变法运动失败一周年。他广泛接触中国各地名人,很想了解中国还会不会继续搞变法,中国的时局如何变化。严复、王修植对此作了回答。其中王修植说得更多,也更大胆。

方若,定海人,时为《国闻报》记者。此人后来以古钱收藏鉴赏名闻天下,但堕落成为汉奸实在难以面对家乡父老,这是另一篇文章内容。

与黄以周同是俞樾弟子

在日本记者的眼中,这位与严复齐名的天津奇人王修植温文尔雅,才华横溢。这应不是过誉。

王修植32岁中进士,并进翰林院,应是经史词章相当出色。翰林这一官职是“才子官”。凡是进翰林院任职的,都必须是科举考试中的出类拔萃者。状元按规定要入院当修撰,榜眼、探花要入院当编修,进士中的优秀者为庶吉士,要先入翰林院学习深造,三年期满,考试优良者可授以编修等职。

王修植学识文章出色,应与得到过著名学者俞樾施教有关。有史料显示,他是后者门生。俞樾,字荫甫,号曲园,浙江德清人。俞樾主讲杭州“诂经精舍”,黄以周、章太炎、吴昌硕等都出自他的门下。黄以周也是舟山人,一代经学大师,后来与俞樾、孙诒让合称清末浙江三先生。俞家后人中最有名气的是著名红学家俞平伯,他是俞樾的曾孙。

王修植当上翰林院编修以后,到天津当上道员,委办水师学堂,他的顶头上司是李鸿章。这可能得到了俞樾的帮助。俞樾与李是曾国藩的两个得意门生。曾曾这样评说两人:“李少荃(李鸿章)拼命做官,俞荫甫拼命著书”。1870年,李鸿章任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,常驻天津,成为权势最为显赫的封疆大吏。他为培养海军人才创办北洋水师学堂,很需要招徕各种人才,严复也是在此时进入该学堂。

其时,另一位俞门弟子、浙江维新派的著名人士宋恕进入李鸿章幕下,与王修植关系密切。宋恕撰写《卑议》一书,提出了行宪政、改官制、修新律、振兴工商、普及教育等主张,开一时风气之先。俞樾、王修植为写《后书》。王修植“讲求时务”,得到过宋恕维新思想的启发。

王修植到天津大显身手。他与许多传统士大夫不同的是,有较新的知识结构,有较好的西学素养。人们因此称他“文辞敏捷,对新政研究有素”。李鸿章主导的洋务运动正需要这样的人来具体做事。

办中国近代第一所大学

内藤采访王修植时,王的职务为北洋大学堂总办。这是中国近代第一所大学,今天津大学的前身。天津大学资料称,王修植任北洋大学堂总办(总理全校事务)时间在1897~1902年。总教习丁家立是位洋人。

1897年十二月十七日,《国闻报》报道说:北洋大学堂“自从去年开办以来,初为总办者,为新会秩庸观察(即伍廷芳)。伍观察奉使美洲后,继之者为定海王菀生观察。观察以金闺之彦,筮仕畿南,经史词章,擅名夙昔,而于天文历算声光化电之学,亦俱研讨有年,心通其意。自入堂视事以来,于中西至要诸学,万户千门,宏网毕举。与总教习丁家立君暨中西诸教习,循循善诱,成效炳然。”

观察,清代对道员的尊称。从此报道中可以看出,王修植是大学堂的实际负责人。《国闻报》称王了解“中西至要诸学”,评价很高。王的前任伍廷芳是近代著名外交家,1896年被清政府命为出使美国、西班牙、秘鲁公使。他后来积极支持孙中山推翻帝制、建立共和,被任命为外交部总长。孙中山北伐时,伍一度在广州行代总统之职。

王修植向日本记者介绍了学堂概况:“鄙堂学生,分八班,每班三十名。自入学堂之日始,八年毕业,前四年教以传通之学,后四年则分习专门。专门学有律例、工程、矿务、机器四科。”这是一所理工科综合大学,培养的正是当时中国最缺少的人才。

当时的大学,看来是完全实行 “拿来主义”,直接使用英文教材。王修植认为,这种做法不好,“以外国文字教工艺、制造等学,事倍而功半,鄙邦今日,教育之法,乃坐此病,地球各国所无,鄙意教育之事,又须由广译做起也。”他非常重视翻译工作,一直在为建立译书局而奔走。

略仿《泰晤士报》办报

1840年,英国悍然发动第一次鸦片战争,用大炮轰开了古老中国的大门。许多中国人向西方寻找真理,兴办工矿企业,开办新式学堂培养人才,翻译西方书籍,传播新思想,创办报刊,开放言论,训练新式军队等等,这是几千年来未有之新事。当许多传统士大夫对此还持反对态度之时,王修植却已成为直接主导参与这些活动的先行者。他与著名历史人物严复结为至交也就并不偶然。

严复,时任北洋水师学堂总办。他翻译著名的《天演论》,以“物竞天择”、“适者生存”的生物进化理论阐发其救亡图存的观点,提倡鼓民力、开民智、新民德、自强自立,号召救亡图存,启蒙与教育了一代国人。

1897年十月初一,严复与王修植等在天津创立《国闻报》。《国闻报》“略仿英国泰晤士报之例”,主张“通上下之情,通中外之故”,传播新思想。每日出两张八开版,着重刊登国内外的时事与社论,并在新闻报道中加一些按语和评论。这家报馆收集外国各种报纸多达百余种,延聘通晓各国文字的士人就有十多人。还派精通业务的记者长期住在外国采访,并及时发回消息听候刊载。

《国闻报》不仅是近代天津由中国人创办的第一份报纸,亦是维新派在华北地区出版的颇有影响的第一家报纸。它与当时上海的《时务报》南北呼应,堪称双璧,影响很大。在百日维新期间,该报报道新政颁行与实施的情况尤为及时而翔实,并大胆揭露守旧派破坏变法的卑鄙行径。

办这么一份地地道道的近代报纸,受到保守势力的压力当然不会小,但王修植毅然参与其中。这更称得上是非常之人做非常之事。当时严复担任主笔,请别人出面当老板,自己也不去报馆上班,报纸重大的编务事宜就在王修植的家中商定。

王修植在维新变法运动中另有传奇故事,更为精彩。这应也是日本记者想要采访的内容之一。